行舟

关于北海组

在群里对戏时突发奇想的小分析。

我大概是在某个欢乐文中看到过这样一段话“北海的男人最销魂,南海的男人最热情,西海的男人最有韵味,东海的男人最令人捉摸不透。”虽说是戏言,却也不无道理。除却在东海待了很长时间的山治,其他北海出身的人,倒当真符合“销魂”这样的评价。

看北海组,若是忽视特拉法尔加罗唇边若有若无的笑意,那么他们可以说是如出一辙的冷漠。因为基因改造失去情感的文斯莫克们暂且不论。罗的冷漠来自仇恨,不过他的分析太多在此就不赘述了。德雷克的冷漠来自于一种茫然,在尾田曾画过的超新星们小时候的图中可以看出德雷克小时是个笑嘻嘻的,渴望成为海军的少年,但这一切在他的父亲转行海贼后改变了。他的冷漠来自于无人倾诉,无人理解。他是海军与海贼的混合体,但他没有向任何一方靠近的趋势,他只是他自己,于是两方都不像,也因此冷漠孤独。霍金斯的冷漠更多是天生如此,在他小时他就是那么一副扑克脸,也是在他小时他就开始使用塔罗,而且关于他的信息是在太少,于是我只好猜测,猜测他到底经历过什么,童年又是如何才会如此依赖占卜和迷信命运之说。不过根据漫画发展来看,这个答案或许不会让我等待太久。

行吧瞎扯一大堆,我自己都快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了,然后还有一点,北海组长得最好看!不接受反驳,我看的是平均颜值。

以及群宣一下
854893116
ABO大别墅,可自设

我可能是个假寻梦人·起始

  这里是小米。
  一条住校三党咸鱼,忙里偷闲开个坑,梗源生活实际,是我血与泪的教训(划掉)。
  努力使人物不ooc。
  私设如山。
  请多包容。
  以上。
  
  ———————————————————————————————————————————
  
  
  我是行舟。
  
  是一名预备寻梦人。
  
  
  
  
  目前正在五剑之境不知道哪个旮旯思索如何去往剑阁。
  
  
  
  
  
  时空站的混蛋把我传送到了错误的地点,我现在连自己在哪儿都不知道。在这种处境之
下,我不由得后悔起当初的决定,刚从学院毕业正在找工作的我拒绝了母亲让我跟她一起当审神者的提议,拒绝了好友一起成为制作人的邀请,推掉了御侍和指挥官的面试,听信了父亲的
传销,为了青少年时期的一份回忆,跑到这里,五剑之境,来当一个没有正式工作登记的寻梦人。
  
  
  
  
  
  
  我四下张望,周围的树木在我看来没有任何区别,判断方向甚至找到出路真是难如登天。于是我决定改变策略,如何去剑阁不重要,先活下来再说。但就在这个可以决定我此后逼格的时刻,我的父亲传信给我了:已拜托雕兄前来寻你,不要乱跑。
  
  
  
  
  
  
  言简意赅,是他的风格。
  
  
  
  
  
  
  因此我转而思考另一个问题,我到底应该怎么称呼神雕大爷。父亲跟他称兄道弟,如此我应该称呼他为叔叔,可他又自称本大爷,而且当年他可嫌弃我了,总说我小,让我改口却找不出来妥当的称呼,虽然当年的我很幼小这是事实,但我仍然很不高兴,没事干就扯他的毛,反复几次后他好长一段时间里都没理过我。再说,如果我叫他叔叔,按辈分推下去,当年我叫哥哥的,一大半现在我都得改口叫叔,这真是让人恐惧。而继续叫他神雕大爷的话……似乎,有什么不妥。 可为什么不妥呢?我继续思索。
  
  
  
  
  
  
  
  突然出现的风让我紧急回神,而地面上的大片阴影让我不用抬头就能知道是那位来了,我放下心,抬头望过去:“神雕大爷好。”对面的人(?)扇了扇翅膀,朝我点了点头,上下打量我一番,我瞧了瞧他的翅膀,羽毛好像又变少了啊。等等,为什么会有又?当我再抬头时,他发出感慨“当年的小家伙长大了,不过还是没有本大爷高啊哈哈哈”我并不想说什么,神雕大爷的翅膀就是bug般的存在,算上翅膀没人高的过他,而勉强一米七的我,跳起来也摸不到他的头。这真让人难过。
  
  
  
  
  
  
  
  神雕大爷似乎怕我又去扯他的羽毛,一路上将我看得很紧。其实我很想说:我已经不小了,不会干小时候那种傻事的。我很想问是为什么他找我的时候是飞过来的,而回剑阁又改成了步行。但我还是选择保持沉默。
  
  
  
  
  
 

 当跟着神雕大爷走了不到十分钟就看见树林中的楼阁与龙飞凤舞的剑阁二字的时候,我明白了一切。




————————————————————————————————————————————————————————————————————
  
   最后,请问各位这样的故事可以打角色tag吗?
   谢谢

  
  
  
  

 如何让你的老父亲替你打梦间集01


  
  0. 论开始
  这里是小米,一条住校咸鱼
  梦间集实在太肝,作为咸鱼我实在无能为力。
  于是,我想起了在我天真可爱的小学生时代
  曾是一名网瘾中年的我的老父亲
  
  
  1.论梦间集
  在开始之前,我要先谈一谈梦间集
  我入坑的理由很简单
  老福特上一个我特别喜欢的太太安利的。
  但作为玩惯了刀剑乱舞习惯了真·简单操作的审神者
  寻梦人这个职业对我来说太困难了。
  于是我放弃了。
  直到我后来见到了阴阳师指挥官主厨还有御主
  才知道
  梦间集对我是多么友好
  
  
  2.论回坑(并不)
  按照这个展开我应该与梦间集无缘了的
  但是
  我的好伙伴,玉米(别奇怪,小米的伙伴当然是玉米)也在玩梦间集。
  所以我又打开了游戏,
  然后
  对飞燕小哥哥一见钟情
  妈呀他怎么这么好看。
  嗯,于是我回坑了,然后喜闻乐见———没抽到。
  那时的我太天真,居然只抽了那么一次就放弃了。
  顺理成章的,我再一次搁置了梦间集。
  后来玉米跟我聊起来说她三花聚顶,问我抽到了什么
  我灵光一闪发现我只记得住飞燕一个
  所以我果断回答:飞燕
  反正没有手机无法对证,啊,我真机智。
  她想了想问我是不是戴着眼罩的那个,我回:是啊。
  她“嘤嘤嘤”地走了,嘤字的后鼻韵还念得贼重。
  我想着演戏演全套,就重新玩起了梦间集。
  结果再也没放下。
  
  
  3.论手气
  我知道说了这么多,还没到主题——我的老父亲。
  不过没关系,马上就到了,先听我唠嗑一会儿。
  我一直是个纯种亚洲人,四花聚顶。
  国庆假期不知道为何,我手气不好,接了好几个小虎御蜂还有越女小姐姐回来。
  于是,我把主意打到了玄学身上。
  当时我父上大人在沙发上瘫着看小说,我不敢跟他说我在打游戏,就跟他说:
  “爸,你帮我点一下这个嘛。”
  他抬起头,特高贵冷艳地看了我一眼,一句话也不说,伸手,点击,收回一气呵成。
  我低头一看,蓝光。
  再一看——妈呀飞燕小哥哥。
  我看着我爸,仿佛看见他的皮肤变白了许多。
  
  这还不是结束,第二天,我们准备出门时我又抽了一次卡,
  当时我爸直勾勾地盯着我
  贼吓人。
  我不敢转移视线,只好盯回去——不敢瞪。
  突然觉得这耳机里传来的声音怎么这么好听
  不同于以往的大哥伽人和传教小同志,
  低头一看,秋水剑
  不得了啦!神仙下凡啦!
  再看我爸,我不止觉得他皮肤白了一些,还觉得他仿佛笼罩着一层蓝光。
  
  三周前,我和我爸出去吃饭,攒了四百金叶子的我蠢蠢欲动,
  让我爸抽,第一次
  “都不如我厉害的。”
  我沉默了一下,拜托他抽了第二次,
  我死死地盯着屏幕,感觉这次的光极其漫长,仿佛透着诡异的金色光,
  “我名归一……”
  !!!
  我炸了
  大脑当机之前我看见我爸吃着牛排玩着手机,好像看见了世外高人。
  
  
  4.论少年时代的回忆
  我后来仔细想了一下,不就打个游戏吗有什么好怕的。
  又不是RB背景的。
  唔,补充一点,我爸是个愤青,不,愤中。
  我妈倒是无所谓。
  于是我开始软磨硬泡,终于,我的老父亲他,答应了帮我打游戏。
  那是一个有月亮的夜晚。
  我斟酌着词句跟我爸介绍梦间集,顺便夸赞他手气好,抽到了目前我唯一一个五花。
  我感觉他很受用。
  于是我再接再厉,跟他说游戏是以金庸小说为背景的,角色都是武器拟人。
  他叼着烟,吸了一口,说这些他都记得住,随便考。
  我不信
  然后,我就被打脸了。
  不是我无能啊,而是对手太厉害,我把孤剑曦月算进去都难不住他,他连龙骨寒星是枣核儿都知道啊!
  于是我想了其他办法,比如让他猜五花角色都是谁的什么武器,我只提示了归一是王重阳佩剑,他就接着猜出了其他的,包括神雕大爷!当然天琊青莲另当别论。
  他还说这是他少年时代的回忆。
  我:呵呵。
  
  
  5.论过不去的关卡
  我卡在全真之变那里。
  毕竟我不想升级,
  于是我求助我爸,
  他打了两局,被秋水师兄按在地上摩擦。
  我的老父亲眉头一皱发现事情并不简单。
  “你太弱了。”
  他叼着烟,眼里闪动着我看不明白的光。
  “你合击一次还没有人家攻击一次高,肯定打不过。”
  他把手机甩给我,让我滚去升级。
  我妈乐呵呵地看着,补充:
  “你爸就是指挥坐镇的,好刚要用在刀刃上。”
  我:无fuck说。
  
  
  6.论刷某一关
  琴琴的一开材料终于可以在2—1打了,只是掉率感人。
  所以我拜托我的老父亲帮我刷这一关,
  我乖巧地坐在一边看着,
  但看着看着,我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
  明明推荐属性是柔他却用的是我刚属性的一队。
  我欲言又止。
  刚好我妈这时候问我感觉我爸打得怎么样。
  我:太好了,神助攻!亲妈!
  于是我说,嗯,我这个呢,应该用柔属性打克制,我爸他用的却是刚属性。
  我妈顿时就笑了,问我爸怎么回事。
  我爸冷哼一声。关于这一声可以参考飞燕的攻击语音,神似。
  他说:“你等级都六十级了,对方才三十级,所以你怎么打都是赢。”
  他吸了一口烟。
  “最主要的是,我懒得换来换去的,节省时间。”
  我无言以对,我妈在一边起哄:你爸说得有道理。
  可以,老司机,我服气
  
  
  7.论灵犀
  不知道怎么,我爸戳到了灵犀界面。
  还是归一大佬的。
  我本来想攒一整套五花透甲升满级以表示我对他的感谢
  但是,我爸看见了,他看着一级的透甲皱起了眉头,
  并表示非常嫌弃我弄不懂这个东西。
  我能怎么办?
  尴尬而不失礼貌的微笑。
  然后我看着他把那套透甲升满了,用我攒的灵犀注文
  我只想说,还好他没看见我存的灵犀精要。
  笑容渐渐出现。
  
  
  8.论我的体力去了哪里
  栽在了青光利剑那里。
  在那里,我的老父亲将我的体力条从1500多,拉到了365,不多,不少。
  我看着四十五个赤血莲碎片,三片青光,
  之前攒的五片玉萧和两片神雕大爷,
  感觉前途一片灰暗。
  
  
  9.论如何才能不翻车
  为了解释的方便,我封面摆的是越女小姐姐。
  毕竟我用其他人作封面指不准就翻车了,
  比如归一大佬 ,他那隐藏语音一出我就可以不活了。
  珍爱生命,远离翻车。
  今天的我仍然在提心吊胆啊。
  
  
  最后,在此给劳模一队(飞燕秋水白虹)打call
  感谢他们。
  也许有后续吧。(烟)
  没有重点写的角色就不打角色tag了。